Category Archives: Did you know

Fennel 茴香

這是一個盪氣迴腸的感人故事。這是普羅米修斯與雅典娜創造人類的時代,雖然雅典娜教曉人類務農及蓄牧,但普羅米修斯眼見人類要生吃食物生活困苦,很希望可以將天火帶給人類,但宙斯不情願,普羅米修斯唯有到山上偷取,並將天火收藏在茴香枝中,宙斯大怒並狠狠懲罰普羅米修斯。普羅米修斯為了造福人類,慘烈地受苦三萬年。 在希臘有一個名叫marathon的地方,意思是「種植很多茴香的田地」,很久以前雅典人戰勝波斯人後亦用茴香枝編織了旗幟宣示勝利。在這個奧運發源地,燃燒的茴香聖火生生不息地流傳至今。 經歴世世代代,茴香為我們帶來很多故事,氣味和味道亦很複雜,有些人認為味道與八角和Liquorice相類似,但因為纖維極多,又有散寒暖胃的功效,茴香還是很受歡迎。如果嘗試生吃,可以把茴香菜薄切加上醋及橄欖油,如果想熟食的話,炒或焗亦是很好的方法。 Fennel is sophisticated in its aroma complex as well as its significance in…

鹹水草

小時候到菜巿場總愛看著那些包紮手法既高速又準確的檔主表演五花大綁,由於小時候不用傷腦筋「今晚食乜餸、去邊檔買平啲」因此有很多時間在觀察在胡思亂想。看著檔主們都在比賽用最快的速度困綁貨物,如何計算物件的重量與平衡,將手上的報紙對角摺好,再用鹹水草快狠準地牢固包紮好6隻雞蛋,將雞蛋穩重地交給師奶,師奶用食指勾著雞蛋包裹,辛辛苦苦地離開菜巿場,回家後雞蛋依然毫無破損,高手!小時候有幸看過這些熟手技工,超乎常理的速度和技術,當80年代末買菜開始廣泛使用膠袋,師奶們不再害怕魚血肉汁會濺到她們的身上,而我們亦再進一步高速地污染著這地球。現在除了端午節或吃大閘蟹的季節,鹹水草似乎跟我們距離很遠,它不再出現於鹹淡水交界,而只會慢慢淡出菜巿場,靜靜留在我們的記憶裡。…

香蕉

要趕快啊,再慢就沒有喇,好好把味道記住,老來還能回味啊。在說的是飽歷風霜的香蕉啦,不夠100年就要滅絕一次(上一次滅絕在20世紀初),這次的災難,希望有辦法逃得過吧。 我們這些常常跑步踏單車的,香蕉就是我們的能量捧,食過後能量馬上就可以回復,有一些有糖尿病的運動員,不可以喝那些高糖的化學能量飲品,就只能袋著幾根香蕉,力氣才有可能恢復過來。香蕉從來都是人類的好朋友,又方便攜帶,帶到路上、山上、又或是長途步行,就不會餓壞。 這次災難性的黃葉病毒已進化到第四型,由於可以借風、水和泥土傳染,全球香蕉這次可以說是避無可避也。偉大的農夫和科學家,請想想辦法啦。…

食果果:油甘子 Indian gooseberry

秋風吹來一陣陣,油甘生成一粒粒。秋高氣爽登高上山在所難免,早期阿爺年代登高上山並沒有能量飲品呀壓縮乾糧呀葡萄糖呀等等,但山上勝在遍地開花,滿山都可以摘到油甘子,充饑解渴樣樣皆能,邊走邊吃邊吐核,瀟灑非常。看見現代的人類爬山就背著一個大背囊,袋子裡的乾糧足夠吃到三日三夜,真是夠重量訓練。 這些一粒粒的小果子生津解渴,二千年前從印度傳入中國,有些人會用作製成冰糖葫蘆等小吃,又會把油甘子的葉曬乾塞進枕頭,又透氣又清香。現在的小孩慣吃糖果,應該不能接受油甘子作為小吃,或者年長了才能體會這種先苦後甜,消食健胃的滋味。閩南語有句民謠:「餘甘吃了回味甜,老人吃了變少年。」當中的營養和益處亦不用多說了吧。…